巴比特专访丨蒋旭宪:DeFi 攻击者5个月获利 5.3 亿美元,与黑客较量是争分夺秒的“攻防战”

2021.06.11 13:27

DeFi行业自诞生起,便饱受黑客攻击困扰。刚刚过去的5月份,DeFi领域发生的安全事件更是达到了一个小高峰。

虽然安全事件层出不穷,蒋旭宪却认为“这是DeFi行业发展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

蒋旭宪是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派盾)创始人兼CEO,他曾专注于安全领域十余年,如今扎根区块链安全行业。他是如何看待BSC上黑客横行,如何理解DeFi行业发展?在DeFi行业不断走向成熟的过程中,PeckShield又将充当什么角色?

为此,巴比特记者对蒋旭宪进行了一次专访。


01 BSC安全事件频发,黑客逐利而来


5月,加密货币市场被一层阴霾笼罩,价格暴跌的同时,DeFi领域的黑客攻击越发猖獗。

“DeFi 安全事件的发生在5月份达到了一个小高点。”PeckShield创始人蒋旭宪在接受巴比特专访时感慨道。

截止6 月7 日,今年发生的DeFi安全事件损失金额已经超过2020年全年的损失。

PeckShield 统计,2020 年发生在以太坊链上的 DeFi 安全事件为60余起,其中闪电贷攻击事件为11起,损失金额逾2.55亿美元。而截至今年6 月初,DeFi协议损失金额已高达5.33亿美元,安全事件超出50起,其中11起为闪电贷攻击事件。区别在于,相比去年攻击事件频发于以太坊,今年币安智能链(BSC)却成了黑客们肆意掠夺的主要战场。

PeckShield 数据显示,2021年BSC链上DeFi安全事件为20余起,闪电贷为8起,DeFi协议损失金额高达3.39亿美元,占今年DeFi协议总损失金额的63.6%。

随着PancakeBunny、BurgerSwap等闪电贷攻击不断在BSC链上发生,我们不禁疑惑,为何黑客的手开始伸向BSC

“攻击者一般不会针对某个特定链,他们是跟着资金走的,哪里有钱,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蒋旭宪直言到,“安全事件数量上升,其实侧面印证BSC的用户或资产规模达到了一定程度。”

鉴于以太坊较为高昂的Gas费用,很多DeFi正在慢慢迁移到相对便宜或用户体验比较友好的生态链上。

币安智能链给大家提供了一个相对便宜的费用,让一些不能在以太坊上参与某些DeFi项目的用户参与进来。随着BSC上用户活跃度、资产规模提升以后,相关问题也爆发出来了。”蒋旭宪提到。

在DeFi领域,最常见的攻击手段包括有闪电贷攻击、重入攻击、私钥被盗等。

目前,DeFi协议安全事件频发,主要是因为许多项目存在代码复刻(Fork)。不少协议本身代码与以太坊上的项目有着一定的相关性,它们Fork了代码,但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些协议背后的逻辑。这体现在运维、管理、与其他协议互动等方面,以及在参数设置、风险控制点,甚至包括在一些预言机(Oracle)价格的使用方案上,他们可能不如原创团队做的到位,这也就为之后的安全事件埋下了“祸根”。

5月20日消息,DeFi收益聚合器PancakeBunny遭到闪电贷攻击,损失超过4500万美元。5月24日,DeFi协议AutoShark Finance遭受相同漏洞攻击损失了74.5万美元;5月26日,DeFi收益聚合器Merlin Labs也损失68万美元。这类安全事件对于投资者而言,似乎已屡见不鲜。

蒋旭宪坦言道:“这类攻击都基于相同的漏洞,我们称之为‘同源漏洞’或‘同源攻击’,这在BSC上相对容易会发生。”

他指出,很多项目方在Fork代码之后,认为之前的代码做过审计并且长时间没有出现问题,于是在审计自己的项目时,认为只需要对修改的部分内容进行审计即可。这显然形成了一个误区,他们低估了DeFi 乐高和组合性带来的安全风险和潜在问题,以往在以太坊出现的各种DeFi漏洞,都有可能在BSC上复现。

另一方面,黑客在进行攻击时也会玩点“小花招”。蒋旭宪提到,黑客通常会选择在大家都比较松懈的时间点进行攻击。据PeckShield统计,攻击更多发生在周六凌晨2点到6点之间。

尽管此类攻击层出不穷,蒋旭宪却认为这是DeFi行业发展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

“如果我们回顾下去年以太坊DeFi安全事件,以及2018年EOS上的安全事件,就会发现在BSC上发生的DeFi事件与它们有许多非常相似的地方。”蒋旭宪说。


02 与黑客的较量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攻防战”


对于PeckShield等安全公司而言,与黑客之间的较量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攻防战”。

当黑客攻击发生时,PeckShield首先会尽快发出预警。

“我们内部有一个风控的检测机制,任何一个闪电贷攻击发生的时候,就会自动发出预警。”蒋旭宪说,“发出预警之后,我们就会开始找到受到闪电贷攻击影响的协议。”

他提到了一个例子。5月8日晚间,Rari Capital ETH池因与Alpha Finance集成存在漏洞遭到了攻击,损失约1500万美元。

据悉,Rari是一个投资组合平台,用户将ETH存入Rari,然后Rari决定将募集到的ETH投资到不同的项目。Rari投资获得的利息将按照用户不同的投资份额按比例分给用户。

当攻击者开始实施攻击,PeckShield首先发现高危地址发生了异动,疑似DeFi协议Alpha Finance合约存在漏洞。随即,它将情况通报了Alpha Finance开发团队,在迅速准确地定位到攻击的对象实际为Rari Capital的ETH资金池后,PeckShield再将漏洞根源同步给Alpha Finance开发团队。

随后,Alpha Finance及时暂停服务,攻击者再次发起攻击的那笔交易回滚,Rari Capital团队则从ibETH中提取所有资产避免更多资金受损。最终,PeckShield协助Rari Capital避免了600万美元的损失。

这整个过程的时间极短。事后,攻击者们在眼看着就快得手的600万虚拟资产被拦截后,在区块上留下:“Rari=REKT alpha=ok saved rari 6m”。

对此,蒋旭宪将项目如何抵御黑客攻击大致总结为三个步骤:事前专业的智能合约安全审计,排查已知的各类漏洞;过程中,第一时间响应安全风险,及时排查封堵安全攻击;最后,则是查漏补缺。

尽管黑客与安全公司之间经常会发生“战斗”,但黑客挑衅的对象往往不是后者,而可能是一些项目方。

2020年11月15日,Value DeFi协议遭受了闪电贷攻击。事后,黑客在区块上留下一句话“do you really know flashloan?”(你真的懂闪电贷吗)有趣的是,攻击者在利用740万美元DAI后,向Value DeFi退还了200万美元。

除了与黑客斗智斗勇,PeckShield似乎对一些计划跑路的项目方的“小动作”也颇有了解。

“当一些项目方打算‘跑路’时,我们也会及时预警,既是给社区预警,也是给项目方直接提示。”蒋旭宪说。

他笑道,当他们发出预警后,就有一些项目方直接把“跑路”的行动给取消了。

据他表示,目前通过DeFi出来的新协议,可能会藏着一些所谓的“后门”,存在一些特殊账号或需要开启的某些功能。 例如,某些打算跑路的协议可能把资产从有“后门”的流动池里面直接转走,但是进行这个操作的时候,实际上可能会需要激活“后门”,比如时间锁(对交易或输出的限制)等。

“项目方可能会把时间锁关了,但这个行为可能会被我们监控到。”蒋旭宪提到。在监控到之后,PeckShield会实时跟项目方联系,或者对社区发出一些预警。

另外,对于一些攻击者的相关地址,PeckShield也会对其打上黑色标签,一旦有着“黑标签”的地址开始进行转账,系统就会自动将相关的交易地址做好标记。当信息多到一定程度,就能串联起来形成线索,以此做到资金流向“去匿名化”。

通过这种方式,PeckShield曾协助警方调查了不少区块链犯罪。蒋旭宪指出,协助警方的工作一般分为三个步骤:追踪和监控资金流向,监控目标地址交易;追踪主体信息,锁定犯罪分子;出具司法鉴定报告。

然而,随着DeFi领域的技术创新衍生出新型洗钱⽅式,对反洗钱工作的进行提出新的挑战。

例如,币安智能链上,当黑客攻击成功后,他们会把资产从BSC上跨桥到以太坊上,然后利用以太坊的某些隐私保护协议,使得资产追踪就变得非常困难。

5月30日,PeckShield在推特上表示,“黑客利用去中心化跨链交易协议Anyswap作为将收益转移到以太坊的桥梁。现在有两个待处理的跨桥请求,总共2171.8991个anyETH。 ”对此,Anyswap回应称,“Anyswap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跨链协议,我们无能为力。”

“现在资金很多通过跨桥方式转移,这使追踪难度大幅提升。”蒋旭宪有些无奈道。


03 DeFi生态壮大、维稳、健全将经历三个阶段


“对于行业发展而言,黑客存在有其必要性。”蒋旭宪客观地说。

他指出,DeFi生态壮大、维稳、健全将经历三个阶段。第一是无知阶段,此时行业忽视安全,各类项目野蛮生长;第二是唤醒阶段,随着安全事件和安全漏洞频现,项目方、平台开始重视起来;第三是警觉阶段,社区主动探寻安全解决方案。

虽然攻击者必然会对项目方和投资者造成安全威胁和财产损失,但其存在却也让行业参与者开始反思现存安全漏洞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会促使生态做得更好。

当然,黑客存在或许有其必要性,但是也并不意味着项目方和安全公司应该放任其作恶。长久以来,怎样防范黑客攻击和保护投资者资产一直是行业难题。

以近期最常见的闪电贷攻击为例。顾名思义,闪电贷讲究一个字“快”。了解DeFi的用户都知道,闪电贷是在单笔交易内能把钱借出去,但必须在单笔交易结束之前把钱还回来,即整个过程必须在一笔交易内完成。

作为无抵押、无担保的贷款方式,蒋旭宪认为闪电贷是一项技术创新。

“有时候我们会建议项目方在做资产进出的时候,不要设置在单笔交易内完成。借贷方需要到下一个区块才能取钱。这么做的一个好处是杜绝了闪电贷。”蒋旭宪说,“缺点是用户在体验上可能会不方便。因为本来一笔能完成的交易,现在必须要发两笔交易。”

另外,他指出,黑客往往会操纵链上的价格来攻击获利。对于项目方而言,可以集成链下价格,通过将链上价格和链下价格互相参考验证,确保价格在一定允许范围之内维持稳定。如果价格明显超出了允许范围,可以得知目前的协议是被操纵的,这时应该“回滚当前用户交易”。

“不过想要凭借某一种技术或一种解决方案以求完美解决所有问题,这并不现实的。”蒋旭宪坦言道。

他表示,新上线的合约应该通过多家全面、专业的智能合约安全审计,排查已知的各类漏洞。在同源攻击发生后,项目应仔细自查自己的代码,减小潜在的安全风险。

“目前。BSC链上被攻击项目出现的漏洞其实都算不上新颖。尽管审计不可能排除所有漏洞,但对已知漏洞却能做到精准定位和修补。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避免一些攻击。”蒋旭宪说。

项目需要在各方面进行审计排查,而作为行业的重要组成者,投资者应该如何选择项目?

“切勿盲目跟风,只看短期利益。对于投资用户而言,理性思考尤为重要。”蒋旭宪直言道。

他认为,除了知晓项目是否通过多家平台的审计排查,用户也需要擦亮眼睛,去关注项目的原创性。是否复刻了其他项目的代码,是否具备独特的创新,这些都是衡量一个项目安全性和有价值的重要指标。

而随着DeFi行业黑客攻击越发频繁,PeckShield的工作也随之变得更加忙碌。

“目前,一些项目的审计单子已经预定到了2-3个月后。”蒋旭宪说,“大部分是DeFi项目,也有公链项目,不过后者审计时间相对比较长,一般需要3个月左右。”

据其表示,在接单过程中,PeckShield会推掉一些急于在短期内取得审计报告的DeFi项目。在该公司看来,这些客户显然不是认真在做DeFi协议。

“相对来说,我们希望扎根区块链的核心安全,跟着行业趋势,将核心安全问题都理解通透。在稳固资深业务的基础上,也能参与到行业生态发展中。”蒋旭宪告诉巴比特。

在提及DeFi行业发展时,他的眼中露出一丝光芒,纵然黑客横行,似乎也并没有改变他对行业未来的信心。

“总体来说,参与用户量还是变多了,DeFi市场规模正在往上走。虽然接下来会有一段时间的回调,但我认为这是行业自身在调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蒋旭宪说道。

比特币BTC交易所开户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