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种: --
交易所: --
总成交额(24h): --
总市值: --
App
USD

未来的金融中心一定首先是科技中心:上海的这一步意味深长

2020.01.16 09:10

   

越来越多人在谈论中国复兴。

不只中国人,还有美国人、日本人、欧洲人……



在国人的语境中,复兴更像一个政治语汇,因为很少有人清楚地知道,怎样算复兴。但社会发展史、国际关系格局变迁给“复兴”设定了一些相对清晰的门槛,具体到当下有——


GDP超过美国;

军力成为世界No.1;

对人类进步的整体贡献要排进世界前列(好歹前三),比如掌握大量的关键发明和专利,拥有足够多的对人类社会至关重要的科技成果;

……


显然,要达成上述终极目标,中国还要继续艰苦奋斗至少三五十年,不断取得很多重要的阶段性成就。


也不要因此受打击,最新的一个好消息是,我们正无限接近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拥有第一座可与伦敦、纽约比肩的全球性金融中心。


2019年9月19日,第26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GFCI 26)发布,中国内地排名最靠前的城市是上海,以第5名再次力压东京。



2012年超墨尔本,2014年超大版、悉尼,2016年超首尔,2018年超东京,现在是上海和世界顶级的伦敦、纽约最接近的时候。



金融中心,是众多国际化大都市最耀眼的标志,是城市功能产业升级的必然选择,更是一个国家参与全球竞争,尤其是高层次竞争的底蕴。


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有一句名言:“工业革命不得不等候金融革命。”


迄今,人类经历了四次工业革命,并先后成就了英国与美国两个头号世界强国,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以金融浪潮为先导。


17世纪末,英国依靠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体系,力推英国成为世界No.1。20世纪初,以摩根、卡内基为代表的投资银行,在美国掀起第二次金融革命,让美国完成了对英国的超越。至于以风险投资为代表的第三次金融浪潮,则是恰到好处地阻止了美国的衰落。


美国超过英国,不是在GDP比肩的1894年前后,而是在1940年代纽约全面超越伦敦的一刻。


现在,上海要迎来了属于中国的关键时刻。


全球性金融中心,过去二百多年只诞生了两个。这是世界上标准最苛刻的俱乐部,有最高的围墙,最深的护城河。


现在,以数字技术为特征的第四次金融浪潮袭来,给传统金融最强的一击,让城墙上出现了裂缝。国际金融二百多年的历史上,中国罕见地第一次处于潮头的位置。


而在中国几大一线城市中,“全球性城市”、“国际金融中心”是被赋予上海最独特的身份标识。历史与中国都选择了上海。


2020年1月15日,上海发布《加快推进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实施方案》,力争要用5年时间,把上海打造成为金融科技的技术研发高地、创新应用高地、产业集聚高地、人才汇集高地、标准形成高地和监管创新试验区,将上海建设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中心。


这份雄心也凝聚在将于今年4月召开的全球金融科技峰会——“外滩大会”上。作为上海建设金融科技中心实施方案的措施之一,这个大会计划今后每年一次,永久落户上海,成为上海国际金融科技中心的品牌之一。



想知道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意义,我们首先要理解想跻身这个金字塔的顶层,并掌握话语权有多难。


今天把世界主要城市划分为三六九等的最关键指标是什么?简单说,就是服务业。但这个服务不是我们日常的那种服务,学术的说法叫生产性服务,偷懒的说法叫高端服务。而金融就是高端服务业皇冠上的明珠。


高端在哪里?表面上可以看年薪,曼哈顿金融从业者2018年平均年薪超过45万美元;更深层要看支持体系,现代金融是对一国科技、产出、创意以及国际协调力与领导力的全面“萃取”。


全球金融话语权的高墙不是一天筑成的,这个圈子天然具有排他性,非靠实力不得入内。


成就伦敦世界金融中心地位的是拥有“日不落”之名的殖民地,以及皇家海军长期不弱于任何两个海军强国加在一起的实力。而纽约成为世界金融第一城的资本更是雄厚,当时的美国拥有占世界近一半的GDP,相当于身后二三四……名之和的军力,创造并掌控着第一种世界性货币——美元。


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的货币,大致可以代表世界金融的顶级玩家及候选人。战后真正挤进“篮子”并站稳脚跟的只有日元、人民币。


人民币国际化付诸行动大致是在中国GDP超越日本之后,从2010年人民币跨境结算扩至全世界,2016年才终于进入IMF的货币篮子。


还有,别看中国高速增长了近四十年,并一直希望能在国际金融界获得相应的话语权,但直到2019年年底,人民币资产也不过占到全球经济体央行持有外汇储备中的2.01%,全球结算业务人民币占比也只维持在2%左右,而这已经被国际金融界称为“罕见的成就”。


事实上,墙内的竞争也极为残酷。


不信,如果没有国家背景,私人不妨去奉行标榜自由贸易的西欧投资开一家银行试试。申请一个注册公司所需的银行账户,正常情况下都需要3个月以上的审批。


美国的壁垒则更加分明。


包括中资银行在内,几乎没有一家非美国的银行没有被美国罚过巨款,即使这些银行在世界声名显赫,仅举几个例子——


2014年,法国巴黎银行被美国司法和金融监管部门罚款90亿美元。

2017年,中国农业银行纽约分行被罚款2.15亿美元。

2018年,德意志银行在过去三年的8次诉讼中,累积被罚款84亿美元。


这些罚款看似都合法合规,但这每一次罚款也无不是在向“圈外”宣示圈内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是靠知识、人才、制度、法律等等一天一天积累而得。掌握了标准制定权就是掌握了一切。


国家关系凑合的时候,用法律制度治你;关系不好的时候,那政治就将无处不在。想一想这两年美国司法部黑名单上新增的中国企业,就明白为什么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全球金融中心。


但沿袭传统路径,上海爆发式追赶已经面临极限,未来的追赶将是慢工细活,比如从业者的素质,开放的程度,制度的灵活性、便利性,金融安全等等,而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由于各国统计标准不一,表内部分数据为估算值


现实是上海和纽约、伦敦的差距依然十分明显。那么,上海真的有机会和它们比肩吗?


答案是有。



当代金融的玩法已经和过去几百年不同了,改变已经开始。


让我们先聊两个片段。


第一个片段:最新的金融科技最早发轫于欧美,它们握有大量顶尖技术,但今天无论去美国还是欧洲,受限于互联网化水平,国人都会发现在中国堪称万能钥匙的手机,在这些世界最发达的地方却让人寸步难行。


第二个片段:今天在欧美开新的银行,申请其它牌照千难万难,但如果要申请移动支付牌照则容易得多。美国近些年批准的新银行都属于那种网点少,更依赖互联网科技的。



而所有人都相信这是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刺激——举例而言,在中国诞生的金融科技公司支付宝,早在2009就超越了Paypal成为全球最大电子支付平台,并开创了担保交易、快捷支付和一系列由移动支付衍生的新服务,真正用科技让金融实现了普惠。


如今支付宝在全球服务10亿消费者,开始向西方国家输出经验——而过往,中国金融企业的发展则以西方发达国家金融业的经验为借鉴。


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移动支付、区块链……等俗称的属于互联网下半场的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大爆发,就是上海不走寻常路的底气。


事实上,当年纽约超越伦敦除了美英两国国力对比的逆转,同样是借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新技术的势,依托电报、电话等技术,让纽约的信息处理、反应能力快速提升为世界第一流,一举突破两洋的地理阻隔。


举个简单的例子,上海不到40万金融从业者,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逊色与纽约、伦敦,但是在新金融浪潮中,这些可能都不那么重要,数字技术大大拓展了服务的边界、效率和体验。


我们来看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2019年,世界银行和G20把“全球中小微企业银行奖”颁给了中国的网商银行。颁奖的理由是,网商银行在实践普惠金融方面实现了突破,具体的突破有三个方面:


1、 它以总数不足800人的员工数服务于2000万小微企业和个人创业者,超过了全球所有著名的老牌银行;


2、 它的客户中,超过80%过去从未获得过银行经营性贷款,或者说达不到普通银行的借款门槛,更为重要的是,它的不良贷款率仅为1.5%,远低于传统金融机构1000万以下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率;


3、 放款流程极其快捷。申请者可以在无抵押、无担保的情况下,仅凭借信用完成3分钟申请、1秒放贷、0人工干预。


整个过程中,有大数据、微表情识别、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众多技术的参与。新技术就是这么重新定义当代金融的,而这种定义是从中国开始的。


在新技术时代,诸如金融从业人数、银行网点的密度……将不再是一个国家金融业升级、扩张的基础,科技的创新度和密集度才是。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全球顶尖的前20科技、互联网企业基本被美国、中国拥有。但是在应用金融科技改造世界方面,中国却走在前面。


今天,支付宝在香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汇款系统,可以让一名在香港的菲佣用手机在1.4秒内把钱寄到她远在菲律宾乡下的家人,转账费接近于零。


2018年6月25日,在港工作22年的菲律宾人Grace完成全球首笔区块链跨境汇款


中国的数字金融正迅速在世界蔓延,目前已有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韩国、中国香港等9个国家和地区,打造出了9个基于中国技术和经验的本地移动支付系统。


第四次金融浪潮改造世界的力量已经在显现了。


当然,这也缘于Old money的懈怠。它们尝试过,结果发现依靠旧体系赚钱实在太容易,而过于成熟的旧体系一时半会难以应对新事物。


对于中国而言,大国博弈的新动向催促中国不能因循守旧,而必须加快脚步。也难怪中国央行最早提出并诉诸行动要搞数字货币的央行。


越少的中间环节、越快无缝连接、越少的过渡节点、越“傻瓜式”的操作……才越能体现金融科技的先进性。



城市、国家之争将越来越体现为科技竞争,未来的国家金融中心一定首先是科技中心。



时下的上海,也算是因缘际会。


上海曾是东方最重要的金融中心。1920年代,上海有中资银行93家,外资银行68家,全国著名银行中有八成把总部设于上海。上海外滩更是有“东方华尔街”的别称。


今天的上海以全新的面容跻身世界主要金融中心的前列。


截至2019年,上海的外资法人银行达到21家,占中国内地外资法人银行总数的一半以上。共有来自30个国家和地区的228家营业性外资银行机构,这个数量是2001年的4倍多。各类外资保险法人以及省级分公司在上海有49家,是2001年的3.5倍。


目前,全球资管排名前20位的资管机构中已有10家落户上海,近40家国际知名的大型对冲基金和资管机构参与了上海的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


上海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基础设施还包括IPO规模列全球第四的上交所、原油期货交易所、黄金交易所、金融期货交易所、沪伦通、沪港通……没有任何一个中国城市可以在金融底蕴方面比肩上海,这些都是金融科技得以施展的舞台。


今天的上海已经是中国、乃至世界数字经济活力最旺盛的城市。


上海街头小店有一半使用网商银行信用贷款用于扩大经营,贷款金额超千亿;上海两千万市民大多早已习惯了数字化生活,从买早点、坐公交,到各种缴费;上海市政开了上百个“移动”窗口,让人足不出户就可以办理税务、户口、处境……



在招揽高端人才,尤其是新科技方面的人才上,上海的吸引力仅次于北京。


2018年北京净迁出28.7万人,上海迁入人口来源最多的是北京,而北京人口迁出的第一目的地也是上海。如下图所示:



上海在金融科技方面的专利申请也在迅速提升。


以支付宝为例,作为一家扎根上海的全球金融科技龙头,支付宝在2018年以每天新增7件专利的申请速度,申请专利总数过万的规模,超过了Facebook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其申请的专利,几乎都是区块链、人工智能、网络安全、物联网、云计算等数字技术领域。



在《加快推进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的实施方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些让业内人士也不由得会怦然心动的表述——


金融科技应用国际领先,培育20家左右科技应用水平领先的金融市场和总部型金融机构;吸引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科技龙头企业,形成产业聚集效应;提升金融科技底层、关键技术的领先性;推动金融科技技术和业务创新行业标准的形成……


这些关键词放到一起就一句话:上海要利用科技重新定义金融。


事实上,欧美诸强也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些年错过了什么,并开始发力。


英国于2014年10月推出“创新工程”,旨在通过识别和纠正阻碍创新的监管政策和流程来促进创新;新加坡早在2015年下半年就表示,将建设“智慧国家”作为政府的重点;美国的科技巨头早已大举进军纽约,要从老牌金融巨头碗里抢食……


竞争已经开始。祝福上海。


作者 | 那一夫鸣谢 | 智谷趋势

点击“好看”并转发,是您对我们最好的奖赏



愉记枕边伴读  听风金融江湖

煮酒唤雪 | 黑客帝国 | 对韭当割 | 僧多粥少 | 高利风云

五十度灰 | 养虎为患 | 火眼金睛 | 人艰不拆 | 知己知彼

浊泾清渭 | 仁者不忧 | 手中无剑 | 狼之图腾 | 降维打击

舍得之间 | 短兵相接 | 碧瓦朱甍 | 游刃有余 | 明日之城

真作假时 | 一夜暴富 | 暗度陈仓 | 亦能覆舟 | 变脸大戏

违约地图 | 姗姗来迟 | 那年花开 | 尽职免责 | 一念成佛

岁月缱绻 | 山重水复 | 断流成殇 | 一语成谶 | 镜花水月

大道至简 | 完美谎言 | 殃及池鱼 | 等米下炊 | 演员诞生

财女图鉴 | 需于酒食 | 至暗时刻 | 放虎归山 | 信仰碎片

愉见财经

总篇数239

关注数4

愉见财经

倦了,归来。 我夜夜守在这里,陪你观金融江湖,有浪有风月。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