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种: --
交易所: --
总成交额(24h): --
总市值: --
App
USD

讲一个笑话:这些币是我的“价值投资”

2019.12.21 10:28


对于一些真正做事的项目来说,短期的币价下跌,未来尚有翻身之时;但对于这些因团队弃之不理、代码停滞不前的项目而言,恐怕太难了。



文 | 秦晓峰  运营 | 盖遥  编辑 | Mandy王梦蝶

出品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回看过去 2 年,币市中的项目归零,确实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投资所谓的“盘圈项目”,本就是赌博行为,一朝崩盘也是无出其右;投资一些名不见经传的“非主流项目”,团队跑路也是早有迹可循。

但是,有些团队背景优秀、目标理念清晰,我们奔着“价值投资”上车的项目,最后一样遭遇了“市值归零、项目停运、团队跑偏”的结果,令人痛心疾首。

这些曾经的“明日之星”,或是创始人青年才俊、大佬倾情支持,或是一众知名基金投资孵化,亦或是概念新颖、场景实际,让人深信不疑。

Odaily星球日报梳理了一些今年夭折的昔日明星项目,来看看哪个让你最痛,也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其它的“价值投资被现实教育“经历。


社交公链——ONO


诞生于 2018 年初的 ONO 项目,主打“区块链+社交”。自其诞生之日起,便颇受关注。

一是大佬站台。项目创立后,ONO 曾先后获得李笑来旗下硬币资本百万美元 Pre-A 轮融资以及雄岸基金千万美元 A 轮融资。此外,ONO 还获得猎豹 CEO 傅盛、松禾暴风、逐鹿资本、华创资本、韩国KIP 等资金支持。

李笑来也曾在公开场合为徐可站台宣传,称“徐可和 ONO 必是区块链领域一匹黑马”。

二是项目创始人徐可曾经的「网红」属性。在入局区块链的世界前,徐可身上的标签便是网红、富二代、连续创业者等,使得很多人称之为“孙宇晨接班人”,极具话题性。

不少投资人也正是冲着以上两大原因投资 ONO 。

然而,ONO 代币 ONOT 自上线后就一直表现不佳。私募的法币成本是 0.005 元,但其开盘价却只有 0.003 元;过去一年来,价格从未达到私募价,目前相较于发行价跌幅超过 98%,日交易额仅仅几十块钱,市值也只有 85 万元。ONO 上的品牌最有名的交易所 Kucoin 也已于本月将其下架。

此外,ONO 在开发上一直停滞不前。虽然宣称要做自己的公链,但主网一直并未上线,其在开源网站 Github 上累计提交代码仅仅 5 次,上一次更新还是 9 个月前。

目前 ONO 旗下 APP、网站均已停止服务。但徐可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其团队规模已缩减至 10 人以内,预计明年初重新起航。 

回顾 ONO 发展的全历程,很多人问,在资源、资金、名气充足的条件下,ONO 为什么会失败?

一些人将其失败原因归结于赛道,直言“区块链+社交”并不可靠。笔者觉得,根源在于 ONO 一出来做的就是一款没有特色的普通社交产品,硬套上+区块链的激励机制,没有核心竞争力。

推荐阅读:《没做成女版孙宇晨,却做成了女版贾跃亭》


穷人版EOS——牛油果


Enumivo(ENU) ,中文名「牛油果」,白皮书中对其的介绍是:一款基于 EOS 优化的区块链技术平台,借鉴 EOS 可扩展性、高速性、无手续费等高性能,旨在为开发者们提供更加经济实惠可负担的区块链技术平台。

简单而言,ENU 项目就是克隆 EOS 项目,并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降低费用)。ENU 项目创始人 Aiden Pearce (下文称“AP”)曾表示,项目的初心是为了解决财富不均衡的问题。

无条件基本收入(UBI)的理念让许多币圈老人成为“自来水”,心向往之地自发吹爆牛油果。

2018 年 2 月 9 日 AP 将总量 4 亿的 ENU 代币(总量 5 亿)以采取空投的方式送给用户,用户只需发送 0 ETH到某个地址就可以收到 ENU。第一位用户可获得 4000 个ENU,之后每进行一次空投,用户收到的 ENU 数量就会下降 0.001%。ENU 也因此被称为「史上最牛的空投之一」。

当年 5 月,ENU 上线交易,价格一度超过 1 元。彼时,币圈 KOL 纷纷喊单 ENU,并为 AP “封神”,称其是新“中本聪”。

在 ENU 的核心社群中,投资者更是为 ENU 的良好走势摇旗助威,并每天刷屏喊出口号:10000 ENU 买理查德米勒。

(理查德米勒手表)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后创始人 AP 便与社区分裂,最终脱离 ENU。没了主心骨的 ENU,走势一落千丈。 

关于分裂的原因,根据 ENU 中国community 的一名负责人所言,冲突的根源在于项目开发以及上交易所等问题。

首先,项目进展缓慢,AP 持续套现来支付开发费用,令社区产生不满;其次,AP 也对中国community 把控过多的节点不满,认为这会导致中心化;再者,AP 怀疑 AEX 交易所对 ENU 刷量,认为这会误导持币者,要求 AEX 下架 ENU。

最终,矛盾不可调和,AP 选择退出,并在官网留下撂下一句话:

“ENU 已经死亡,卖掉你的 ENU,绝不要买。整个项目都被一些人控制着,他们想操纵价格。”

中国团队方面则回应称:我命由我不由天,表示将继续开发。 

不过从 Github 来看,上一次更新代码还是今年 4 月。

如今 ENU 价格相较于发行价,跌幅超过 99%,正式宣告项目已死。 

颇为有趣的是,ENU 前十持币地址持币量占比不足 1%。借用一位投资者的话:“想拉盘都拉不上去,散户太多。”

同时,毕竟很多投资者的信仰是冲着 AP 去的,没了灵魂的 ENU,行将就木。 

值得一提的是,离开了 ENU 的 AP,又做了一场币圈空投  EIDOS,并于今年 11 月 15 日上线。

推荐阅读:《连一场空投都扛不住的区块链3.0》


去中心化预测——菩提


2018 年的世界杯,不光是球迷的狂欢,也是去中心化预测项目的高光时刻,这其中就有「菩提」(Bodhi) 项目。

菩提在白皮书中表示,通过引进信息中介(Oracle)抽象层,将第三方 Oracle 和基于投票的去中心化 Oracle 统一起来,并整合 Augur 和 Gnosis 等项目的优点,创建下一代预测市场的新平台。在菩提中,通过 Oracle 中介的机制建立判断标准,只要有一方有疑问,随时可以发起仲裁机制,这些行为都将完整记录在链上,不可篡改。

(Odaily星球日报注:Augur 和 Gnosis 等主打概念也是去中心化预测市场)

项目自 2017 年 11 月份发起,2018 年 4 月 23 日在量子链上完成开发,上线测试版。实际上,基于量子链做应用层面开发的难度并不大,但菩提还是受到了市场追捧。从 2018 年 4 月 1 日到 5 月 31 日,BOT 价格在两个月间涨幅接近 400%。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彼时临近世界杯,博彩类概念大受欢迎,而去中心化预测被认为是解决博彩市场痛点(不透明、不公正)的重要手段。与菩提同期的去中心化项目 WICC 涨幅甚至超过 8 倍,可见市场之疯狂。

此外,菩提受到认可也与其背后的投资机构密不可分。其投资顾问包括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天使投资人郭宏才,投资机构也都是明星风投机构:丹华资本DHVC、FBG、硬币资本等,菩提也是丹华资本投资孵化的第一个币类项目。

然而,去中心化预测市场需求被一再证伪,菩提的日子也不好过。截止到目前,BOT 相较于发行价跌幅超过 99%,近乎归零。

二级市场的转冷,也影响了项目开发。菩提曾承诺的会将生态扩展至以太坊,虽然在以太坊上 1:1 映射了代币 BOE,但并无以太坊应用产生。另外,菩提团队也放弃了量子链。今年 1 月,菩提推出了一条新链 Naka 链,并将 BOT 以及 BOE 按比例兑换成 NBOT,但仍未能改变颓势。

Odaily星球日报发现,自今年 6 月起,菩提官方 Twitter 便已停止更新,Github 代码也已经 4 个月没有更新。

同时,菩提这类去中心化预测项目,也成为了昙花一现。

今年,曾获 Paradigm 、红杉等顶级 VC 投资的以太坊第二大预测市场平台 Veil 宣布关停,Augur 数据也十分不乐观。 

相较于传统预测市场面临的问题,区块链加持的去中心化预测平台根本无法解决,反而还提高了进入门槛,降低了流动性。

不过,仍有人做着“2020 奥运会解套”的梦。


区块链版“亚马逊”——水晶


今年 2 月,前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正式进军区块链领域,投资水晶 CRYSTO 项目。

随后,水晶项目获得丹华资本、策源创投、比特大陆、硬币资本、量子链、Dfund、 Spark Capitil 等机构投资,一时之间风头无二。

根据官网消息,水晶 CRYSTO 是基于区块链通证经济的全球文化交易生态,致力于为所有产业、项目和社区赋予全球文化产业的巨大流量和影响力,让全民共享文化产业增长收益。基于发起团队在文化和电商行业的深厚积累,CRYSTO 立志打造区块链文化版的“亚马逊”,生态布局覆盖从文化项目 Token 交易到文化消费的全产业链条。 

根据白皮书规划,CRYSTO 将发行双通证,CSO 通证在水晶商城、生态应用和公链内流通;CSX 通证在水晶 Ex 交易所中流通,相当于水晶 Ex 的平台币。

项目发布后的半年,CRYSTO 迟迟没有声响,直到 8 月 23 日,CSO 上线 BIKI 交易所,开盘价 0.06 美元,短时拉升至 0.078 美元后价格开始下跌;目前相比开盘价,跌幅超过 75%,日交易额 23.4 万。

除了二级市场表现不佳外,水晶 CRYSTO 也面临诸多问题。

财经网链上财经曾发文表示,CRYSTO 只是打着区块链的旗子,发了两个币,并没有实质性的产品落地。今年 11 月,科创板日报发文表示,水晶 Ex 交易所炒作《红楼梦》IP 代币,涉嫌变相 ICO。水晶 CRYSTO 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水晶 Ex 已下架不合规产品,将在 3 天内结束清退工作。

此外,水晶 CRYSTO 项目公司被爆出已于今年 5 月申请简易注销。而后 CRYSTO CMO 白晶晶在朋友圈发布声明:水晶母公司注册于新加坡,今年 5 月注销的仅为海南分公司,水晶一直在健康运营。

Odaily星球日报查询发现,目前水晶 CRYSTO 官网已经不能正常下载其 APP;其官方微博自 11 月 13 日发布了一条信息后再无更新;Twitter 也没有运营,粉丝只有 1 个。

值得注意的是,CSO 代币目前极为集中,前十地址占比超过 99.9%,控盘严重;总持币地址仅 100 多个,属于名副其实的单机币。

后记

有投资者仍在期盼明年牛市回归,这些项目能够起死回生。

当然,对于一些真正做事的项目来说,短期的币价下跌,未来尚有翻身之时;但对于这些因团队弃之不理、代码停滞不前的项目而言,恐怕太难了。

互动投票:


创文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不容错过的往期精彩


优质的推送带来深刻的思考

给 Odaily 标星,让你先与众不同




Odaily

总篇数297

关注数4

Odaily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