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种: --
交易所: --
总成交额(24h): --
总市值: --
App
USD

BiKi & CWT互怼引辩论:没钱能不能做项目?

2019.10.23 01:42

文|凯尔

编辑|文刀


CWT项目方与数字资产交易所BiKi的纷争已发酵两天,双方先后发文,控诉对方的不是。


从CWT提到的“上币费”,以及BiKi回应中出现的“做市资金不到位”来看,翻脸和钱有关。


这些和钱沾边的敏感字眼也再次将币圈交易市场的“特色规则”放在了台面上。


“可信内容”通证CWT主打社区自治,该社区对接人龙典向蜂巢财经表示,CWT的社区意见是“不做市”,就算发放交易奖励,也得等代币上所之后。

 

这让负责提供流通和用户交易的BiKi有点难办,其市场负责人姜晓玉回应,做市资金不属于交易所,由项目方把控,做不做市交易所也不干涉,但要求这笔钱他的BiKi账户里对平台可见,“更多出于预防项目方作恶的考虑。


从双方回应看,他们都不敢完全信任对方。这在币圈不难理解:一方是落地难料、估值模糊的区块链项目,另一方是无法可依、常被视作“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况且,双方的操守全凭自觉。


于是,可量化的钱就成了一种保证。不只一家交易所在评估上所项目时提到“有没有钱”、“有没有人”这两个指标,“有没有人”最终指向的其实也是钱。


CWT和BiKi的这场“撕”便引发了后来“没钱能不能做项目”的讨论。


如果对照传统证券市场的规则思考,当区块链项目的落地和盈利能力还处于未知数时,当交易所承担着保荐、券商、流通场所等多重角色时,Token入市的风险如何兜底?“有没有钱”便显得异常关键。


商业社会中,做好了事才有市;而币圈当前信奉的是“不做事只拉盘”。







CWT开撕BiKi为哪般?  


在币圈,项目方与交易所,一个是Token的产出方,一个是流通场所的提供方,如同商品和商场一样,想要共赢,原本谁也离不开谁。只不过,币圈的“商品”还是概念品,“商场”里顾客众多,可惜没有“消协”和“工商”这类市场监督角色。


如今,商品说:你收了我上架费,不给我好好展示不说,还在你的顾客那说我不好,我打折促销便宜了你的顾客,结果,你们有人跑我的批发商那发别的商品小广告。你退我上架费,我不在你这儿卖了!


商场也不服:你还是概念品,卖得行不行还不好说,万一不行,顾客要找我麻烦,让你押点钱作保,钱迟迟不到位,你万一倾销大甩卖,造成我这儿发生踩踏,我顾客怎么办?


上述通俗比喻正是这两天CWT与BiKi互撕的缩影,双方各站立场,交锋几乎不在一条线上。吃瓜群众们议论纷纷,站在哪边的都有。


CWT社区对接人龙典说,他也是看到对方的回应后才知道,原来BiKi的社群负责人在群里那句“CWT会正常开盘,不建议大家参与”的不友好,是因为CWT没给到做市资金。


“出于对区块链精神的尊崇,CWT不做市。”龙典说,这是社区的反馈,这一点,在他与BiKi上币人员对接时就提出过。


10月22日BiKi回应里提到的“CWT做市资金不到位”也成了外界讨论的热点,有业内人士表示“简直搞笑”,“要给交易所钱,还要给交易所刷量。


在BiKi看来,“做市资金不到位”意味着用户风险。该平台的市场负责人姜晓玉表示,外界对这笔钱的归属和用途都存在误解。


“做市资金不属于交易所,由项目方自己把控,至于你做不做市,如何做市,交易所不干涉。”但姜晓玉强调,平台需要看到这笔钱打到了项目方的BiKi账户上,“更多出于预防项目方作恶的考虑。


就在一周前,某项目上线一家交易所时打出的Slogan是“不做事只拉盘”,曾令炒币群里的一众韭菜狂欢。如今,CWT不做市的态度,让投资者们为他捏了把汗。


CWT在“手撕”BiKi的文章中也提到,300多个ETH的上币费也是社区捐赠,发文流露出了这个项目方的捉襟见肘,有投资者担心,“项目方要是没钱,币价还能有指望?”毕竟,光怪陆离的币圈人曾云:拉盘才是最大的正义。







没钱不能做项目?


大概是去年熊市留下的后遗症,如今的币圈,项目方有没有钱对交易所和投资者来说,都显得异常重要。包括BiKi在内,不只一家交易所提到过他们遴选项目的标准——“有钱”或者“有流量”,流量即是人头,人还是钱。


对于赚交易手续费的交易所来说,带着真金白银来交易的流量才是盈利能力的关键。


CWT与BiKi吵起来以后,也引发了“没钱能不能做项目”的讨论。


“没钱就不要做项目,讲真。”看到CWT檄文后,BiKi投资人、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里如此评价。在这个曾透露投资区块链项目“几乎全军覆没”的投资人看来,CWT这是在外面没募到钱,“想来割一把交易平台……”有从业者看到杜均的说法后笑了,“大佬,没钱才要做项目啊。


另一家交易所创始人也认同杜均的观点,他发圈表达,没有业务也没有社区持币成本,没有做市费用和保证金的项目方,“真不应该上交易所,上去交易也是对项目和社区不负责。


简称为“做市”的市值管理这个词在币圈一些投资者眼里,意味着拉盘;而在一些交易所看来,也意味着“防砸盘”。


“所以才有了交易所收风险保证金这么一说。”一名二线交易所运营人员告诉蜂巢财经,风险保证金与上币费不同,后者其实是项目方上所求背书、置换流量的一个费用,“从商业角度看,像BiKi这类打起了知名度、又有杜均站台的平台,不收上币费才奇怪。


无论是上币费、做市资金还是风险保证金,这都是一笔需要项目方自掏腰包的成本,于是才有了币圈项目的经典疑问:先做市,还是先做事?


上述二线交易所运营人员则直白地说出了现实,“除非是明星项目,不然,想上好一点的所,上币费和风险保证金都是必不可少的费用,没钱,在当前的行业和市场环境下,还是别做项目了。







盈利与上市的币圈倒置


“保证金”似乎成了币圈人“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一种解决方案。对照传统证券市场,虽然没有所谓的保证金,但却可以找到这笔钱的影子。


以在A股上市为例。监管部门除了要求申请上市公司在公司注册、公司性质以及业务独立、人员独立、规范运行等方面合规之外,还有着严格的财务指标限制。


比如,申报A股上市的企业,需达到当前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当前3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当前3个会计年度营业收入累计超过人民币3亿元等。


也就是说,传统商业环境中,公司上市必须具备良好的盈利能力,健全的业务体系,除此之外,还要考察资产来源的合法性。


这也造成了传统企业上市难上加难。通常一家企业要经历多轮融资和发展,成立3~5年后才具备上市资格。在上市流程上,还需要通过保荐机构进行推荐和担保,由保荐机构承担后果和责任。


但在币圈,有资质的保荐机构和专业券商都还没有。从数字资产交易所审查项目、推出项目的功能看,它正承担着保荐和券商在内的多重角色。


币圈的一个客观情况是,大多数项目都不具备良好的盈利能力,很多还都处于概念期,就算是有智能合约应用的以太坊,也还在探索落地的阶段。“保证金”也就成了想长远发展的交易所找到的替代品,试图通过押金的方式,降低项目方作恶的风险。


有业内人士认为,保证金也好,做市资金也好,以传统证券市场的标准看可能不太合理,但放在没有第三方监督和行业自律组织的币圈,“没有比钱,或者说资金实力更能衡量一个项目到底靠不靠谱了,都没什么落地,那资金健康的项目跑路、作恶的概率相对低一些。


“你可以这么理解。”上述人士说,如果把那句“没钱就不能上所”的疑问放到证券市场,相当于“没有盈利和资本能不能上市”,“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在传统的商业社会中,做好了事才有市;可惜,币圈当前信奉的是“不做事只拉盘”。币圈里,每一次项目方与交易所从合作到翻脸,不过是一次次重复币圈商业逻辑的荒唐而已。




互动时间


你认为在币圈没钱能否上所?



 
蜂巢财经News

总篇数99

关注数0

蜂巢财经News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