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新身后先锋系:窟窿多大,表内外资产何在?| 愉见财经

2019.10.09 13:15

   

   整理 | 愉小编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新媒体 等


先锋系兑付方案出炉前夜,实控人张振新意外离世讯息的公布,让投资者无不大跌眼镜。
 
今晚的推送不是质疑或澄清张振新的去世与否的,网信官微对张振新的去世细节已经做了进一步澄清。眼下最重要的,是讨论张振新身后那“债务黑洞”究竟怎么解。
 
一头是债务。反正网信金交所与P2P平台、以及私募基金三块业务里,借贷余额(截至6月底)700亿已经是明的了,余下还有多少窟窿,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报数,但显然不小。
 
一头是资产。“愉见财经”觉得其中最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先锋系包括张振新在资本运作中所涉的大量或明或暗、缺乏股权及控制关系证明的影子公司,那里若有资产,能不能拿来清算,怎么清算?
 
 

窟窿

Y

 
一手缔造“先锋系”的张振新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1994年,年仅23岁的他就当上了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大连营业部总经理。2000年,张振新成立了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张振新逐步获得租赁、小贷、银行、基金、证券、保险经纪、第三方支付、货币兑换、金交所等多种金融牌照,同时还积极向P2P网贷、现金贷、区块链等互联网金融领域布局,成为了名动一方的资本派系。
 
今年七月份,“先锋系”危机浮出水面,先锋集团旗下的P2P业务网信普惠(原网信理财)被曝逾期,随后,更多的危机浮出水面。旗下网信证券、先锋支付如多米诺骨牌一般陆续出现风险事件。
 
7月23日,张振新在给内部员工的邮件中称,“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而这,也是张振新曝出死亡消息以来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媒体之上。
 
对于危机出现的原因,张振新在内部邮件中称“是实体经济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刚兑不可避免逾期。”不过,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真正让先锋系陷入困境的,并非张振新在内部信中所述的资产质量和恶意逃债,而是在华融案发缺少资金来源之后又豪赌区块链败北所致。
 
“先锋系”的危机有多大?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的一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上述几个板块均出现不同程度逾期。
 
2019年7月4日,网信集团CEO盛佳宣布网信普惠良性退出。《财经》新媒体查询发现,截至2019年7月31日,网信普惠借贷余额57.88亿元,仅此一个平台涉及到的出借人数达到14.07万。
 
在内部的高管会议上,张振新表示过要“负责到底”,此前,先锋集团CEO张利群表示,先锋集团已梳理了超过200亿的资产清单以及各金融牌照,张振新也处置了海外资产和个人的收藏。
 
公开资料显示,张振新在英国收购了多家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2013年,张振新斥资上千万英镑收购了英国汉普郡的索恩斯庄园酒店;2015年9月,张振新联合新加坡人Phang Yew Kiat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爱尔兰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其中张振新持有该酒店产权的80%;2015年,张振新还收购了位于英国萨里山国家公园的林斯山水疗中心酒店,该酒店占地22英亩,今年3月,当地政府部门批准了该酒店1300万英镑的扩建升级计划。


清算

Y


张振新走后的先锋系,拿什么来清算偿付?
 
一位接近先锋系人士透露,相关资产处置与兑付工作仍将持续开展,并不会因张振新的去世而受到影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维的报道,先锋系已在投资者沟通中提出诸多兑付思路。针对部分线下大额投资者的债权,先锋系此前曾提出用部分自身拥有抵押权或对应债权的物业资产进行不良资产处置后代偿。
 
在针对部分线下委托理财业务的投资者兑付时,先锋系曾提出使用非自持的酒店物业进行不良资产处置偿还,但由于未能就资产处置收益分配等谈判条件与投资者达成一致意见,因此相关提议也不了了之。
 
“之前(先锋)他们提出过用一些非自持但有抵押权的资产进行兑付的方案,并协助进行资产处置。”李维援引了一位参与谈判的投资者的话说,“但同时提出投资者也要以更多的现金来追加投资,才能以债权作为资本进行参与,同样作为不良资产处置,所产生的相关收益也应当被先锋方面分成,后来这个方案就没谈下去。
 
“一方面这些物业资产都是不动产,真实的价值具有模糊地带,投资人很容易进坑。”上述投资者坦言,“另外,兑付出问题后,先锋和网信的信誉度也下降了,之前的投资还没有回本,还要追加新的投资,这个不确定性太大了。
 
有业内人士指出,张振新的离世,也让先锋系后续处置兑付方案的被接受度受到了挑战。因为实控人意外去世,无论在兑付方案的细节还是待处置资产的规模上,投资者的质疑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我们听闻不少投资者也在整理先锋系表内外的资产情况,如有进一步线索欢迎联系“愉见财经”,我们也会继续关注先锋系清算后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维查询工商资料发现,虽然先锋系的不少集资产品都内含相关股东的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但张振新和先锋系的资产版图异常庞大,仅从股权关系上看,张振新在境内控制的企业就多达数百家。张振新名下控股的企业数量高达263家,其中拥有绝对控制权的企业30家,同时张振新还担任9家企业的股东、9家企业的高管。
 
不过虽然控制着如此之多的公司,但张振新从未在一家企业中担任法定代表人。


影子

Y

 
在整个清算过程中,先锋系的“影子公司”也值得关注,那里的资产能不能被依法拿出来置入清算资产盘子?
 
所谓影子公司,泛指在工商资料、法律文件中无法证明股权控制关系,但实际通过代持、股权抵押等非关联方化处理的方式,实现了隐形关联关系和控制的一类公司。事实上,“影子公司”模式在先锋系的资本运作中已不是秘密,张振新及先锋系通过代持、持有质权等方式控制着诸多影子公司。
 
在业内看来,张振新的去世留给先锋系及投资者的最大难题,莫过于多不胜数的“影子公司”能否准确、清晰、完整地纳入资产清算、处置和兑付范围。
 
比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调查获悉,位于陕西省西安市浐灞的地方金交所——西安丝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丝路金交所),表面上由西安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国富资本所共同持股,但其实际控制方或正是先锋系。
 
调查还发现,不仅丝路金交所的多位管理人员来自于先锋系,同时先锋系的多家关联公司也出现在了丝路金交所的融资台账上。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获悉,目前丝路金交所的相关人员已悉数离职,业务也遭叫停,但西安金控仍未从先锋系手中接管丝路金交所。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影子公司甚至还得到了先锋系方面的承认,例如先锋系线下开展委托理财业务的平台大连百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百禾资产),其股东穿透后为三名自然人代持,但据接近百禾资产人士称,先锋集团CEO张利群对于百禾资产属于先锋系并不否认。
 
“有一些公司是目前先锋和网信对投资人承认的,但在资产端和一些钱款不知去向的关联公司上,可能因为影子公司的模式无法被划入清算范围的情况。”一位接近先锋系的投行人士指出。
 
该人士同时举例指出,假如先锋系通过平台A募集资金,向关联平台B提供融资,关联平台又将资金输送给只有实际控制人掌握隐性关联关系信息的C平台。“假使A、B两平台与先锋系的关联关系得到了先锋系的承认,那么可通过清算A、B平台资产来进行资金兑付,但由于实控人不在了,先锋系及A、B两平台和C平台之间的关联关系会发生断裂,导致C平台最终出现实际意义上的逃废债现象。
 
上述投行人士指出,“在影子公司的模式下,不排除一些影子公司的权属关系只有实控人才清楚且掌握。”
 
另一清算难点或在于,张振新及先锋系的部分资金已流向境外并固化为境外资产,这也将给债务追讨和资产处置带来难度。
 
“如果一些资金流向境外,并且在境外固化为资产,有的甚至设立了信托资产,在资产清算的过程中都会有很多争议和麻烦。”一位接近先锋系的国资人士坦言,“处理这么大规模的资产清算和处置,除非国际间的监管部门合作才能解决。


点击“好看”并转发,是您对我们最好的奖赏



愉记枕边伴读  听风金融江湖

煮酒唤雪 | 黑客帝国 | 对韭当割 | 僧多粥少 | 高利风云

五十度灰 | 养虎为患 | 火眼金睛 | 人艰不拆 | 知己知彼

浊泾清渭 | 仁者不忧 | 手中无剑 | 狼之图腾 | 降维打击

舍得之间 | 短兵相接 | 碧瓦朱甍 | 游刃有余 | 明日之城

真作假时 | 一夜暴富 | 暗度陈仓 | 亦能覆舟 | 变脸大戏

违约地图 | 姗姗来迟 | 那年花开 | 尽职免责 | 一念成佛

岁月缱绻 | 山重水复 | 断流成殇 | 一语成谶 | 镜花水月

大道至简 | 完美谎言 | 殃及池鱼 | 等米下炊 | 演员诞生

财女图鉴 | 需于酒食 | 至暗时刻 | 放虎归山 | 信仰碎片

愉见财经

总篇数148

关注数4

愉见财经

倦了,归来。 我夜夜守在这里,陪你观金融江湖,有浪有风月。

新闻资讯